台灣原始佛教回歸大乘佛教
 
首頁首頁  歡迎頁歡迎頁  日曆日曆  相冊相冊  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 搜尋搜尋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 登入  
本站遷單「台灣原始佛教將被大乘佛教全面接管之網路論壇」 http://obatw.userboard.org/
登入
會員名稱:
登入密碼:
自動登入: 
:: 忘記密碼
最新主題
» 籌組協會草案
由 peacecila 2016-11-01, 8:42 pm

» 著作權(四)網路篇
由 mahanama 2016-03-24, 12:05 pm

» 在臉書參加3個社團?
由 mahanama 2014-09-12, 1:25 pm

» 摩訶男也在臉書活動?
由 mahanama 2014-09-12, 1:13 pm

» 台灣摩訶男竟在優兔逼
由 mahanama 2014-09-12, 1:08 pm
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導航
 歡迎頁
 首頁
 會員列表
 個人資料
 常見問題
 搜尋
統計
目前總共有 14 位註冊會員
最新註冊的會員: 他曾說TMD

目前總共發表了 187 篇文章 在140個主題中
本站模組
首頁
FAQ 常見問題
文章主題
本站排行榜
私人訊息
我的帳戶
個人日記本
站內搜尋
討論區
問卷調查
聊天室

分享 | 
 

 觀音菩薩救外患劫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Dogbert



文章數 : 20
注冊日期 : 2011-11-15

發表主題: 觀音菩薩救外患劫   2011-11-15, 2:18 pm

第二節 救外患劫



一、救日護國 清光緒二十六年庚子,八國聯軍侵入北京,各佔一區。日軍所佔區內有一寺,供古代傳留觀音聖像一尊,住持僧允贈供養,祈保兩國興盛和平。即迎往日本,建鎮海樓於高麗海峽而供養之。迨癸卯年日俄戰爭,俄竭全國之力以攻日,水陸並進,其勢洶洶。陸則利用西伯利亞鐵路直逼海參威,海則盡驅波羅的海艦隊,繞印度洋直入高麗海峽。當時俄以日本區區三島,稱霸亞洲,不難一鼓而殲滅之,日本滅,則中國大好河山,自為俄之屬地,世界即無與抗顏者。不意是日大霧,日本海軍士官都隱於鎮海樓觀音像前後,以伺俄軍蹤跡。忽一線清光,衝破大霧,見俄艦隊盡集在前,日軍皆奮勇爭先,一鼓衝到俄艦之側,將其全部擊沉,未沉者皆被俘而大捷。從此日本海軍崇信鎮海樓之觀世音菩薩,為亞洲之大慈大悲救世主。此為駐漢口日本領事瀨川,持照片親證於盧鴻滄居士,曹亞伯記。



二、護國息災 日寇侵華,由蠶食而欲鯨吞,民國廿六年七月七日突襲蘆溝橋,大戰爆發,領袖蔣公領導全國軍民長期抗戰,國民政府遷都重慶,前方各大城市漸被侵佔,後方城市亦遭狂炸。三十年更瘋狂南進,偷襲珍珠港,攻陷東南亞及太平洋各島嶼,我國各海口均被封鎖,滇緬路亦被截斷,對外交通斷絕,抗戰日益艱困。三十一年冬主席林公暨各院部長派屈映光、張子廉居士,赴廣東南華寺請虛雲老和尚至重慶,商建護國息災大悲法會,祈禱勝利,救國救民。考試院長戴公季陶任法會長,因參加僧俗人眾,分在南岸獅子山慈雲華巖兩寺同時舉行。十二月初八日開經,老和尚在慈雲寺上堂法語云:「觀音妙智力,能救世間苦,三災八難除,蒼生咸覺悟,國泰民安樂,雨順風調護,菩薩降吉祥,除苦灑甘露。今日政府元尊,閤國官紳,啟建全國護國息災大悲法會道場四十九日,令山僧率領全體僧伽,諷誦諸品尊經,加持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,稱揚嘉號,祈觀音之慈濟,禱普賢之宏願,轉國運於昌隆,使民安物阜,劫難消除,冤敵滅蹤,此界他方,均成樂土。」次年元旦在華巖寺陞座法語云:「今朝新年元旦節,普天同慶皆喜悅,護國法會祈和平,共證菩提圓三德。國運昌隆億萬年,四海歡欣寇消滅,生民齊唱太平歌,島域歸降釋冤結。」至廿六日法會圓滿,後方各城市即未再遭敵機空襲,日寇果於卅四年八月歸降,抗戰勝利,主席蔣公宣告以德報怨,而釋冤結,誠應驗不爽也。



按日本參加八國聯軍,侵佔北京,我僧以德報怨,允贈觀音聖像,祈保兩國興盛和平。使日俄戰爭,日蒙救護而免滅亡,而我國亦獲保護。詎日寇忘恩負義,侵略無厭,我 總統蔣公領導抗戰,蒙祐勝利,而又以德報怨,保護天皇,安遣日俘,慨免賠償,俾有復興之今日。而又以怨報德,與匪建交,如不及早悔悟,則多行不義必自斃,其自遭惡報之時諒亦不遠也。



三、禱即和平 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圓瑛大師,住上海大西路圓明講堂。民國廿六年七月日寇侵華,即組災區救護團,與上海慈善團體聯合救災會,共組僧眾救護隊,並設難民收容所及醫院,救護傷兵及難民甚多。十月請國民政府主席林公函介南洋各總商會,率徒明暘前往,召集華僑分組募捐委員會,募款救濟。蔣夫人電華僑捐款救濟難童,即先匯款倡導。廿八年八月回上海,被敵捕解南京敵憲兵隊,惟默念觀音聖號,置生死於度外。經十八次嚴訊恐嚇,始終不承認匯款援助重慶中國政府,但將募款救濟難民,分匯滬漢各慈善團體,及各收容所與佛教醫院之數目,請其調查屬實,勸組中國佛教會,以資熟手,亦以老病辭,解回上海交保開釋。卅四年四月起每日祈禱戰爭早息,世界和平,偈曰:「願消浩劫見昇平,世界從茲息戰爭,各國人民皆利樂,風調雨順慶豐盈。」日寇果於八月投降,祈禱應驗。此皆由於領袖 蔣公領導全國軍民抗戰到底,所得之最後勝利,而觀音菩薩之護國救世,有求必應,誠不可思議也。



四、人艦均安 方倫居士,現退居高雄左營。民國二十六年日寇侵華,年四十一,任楚同軍艦輪機長,擔任長江下游防務,轉戰蘇皖鄂三省,每遇敵機搜索轟炸時,便念觀音菩薩,一年之間,大小軍艦六十艘,幾被炸完,只剩三、五艘尚能行動。而年逾三十之楚同老艦,卻人艦均安,毫無傷損。全艦無一人劃破一塊皮,流過一滴血,且能試航,安抵重慶,洵稱奇蹟。



五、砲轟人安 民國二十七年五日初,日寇進攻河南省城開封,先用重砲從東北方向城內轟擊,城內東北角有鐵塔,凡十三層,高數十丈,正當其衝。初四日戰事進入高潮,砲戰最為激烈,所有攻城砲彈,幾全集中鐵塔,東北面全被擊毀。旁有鐵塔寺,四週落彈甚多,前後及屋頂佈滿彈片,瓦多破碎。而城中鬧區,落彈不過十杖,傷亡民眾亦不過三、五人而已。後據日軍云:「因發現塔上有人,故以全力轟擊。」當時局緊張時,附近未逃之人,多避難寺中,住持嚴淨老和尚,領眾齊集大殿念觀音聖號,堅信仗菩薩慈力,必能化險為夷。故當砲聲激烈狂轟時,雖驚心動魄,震耳欲聾,老和尚要大家高聲念,而人心漸定,不覺驚怖。忽一砲彈破牆衝入大殿而爆炸,轟隆一聲,彈片四射,天花板破一大溝,四週木柱板壁,洞傷殆遍,竟未傷一人。所有玻璃佛龕、佛像、掛圖鏡框、供桌供品等,亦毫未損傷。尤以德光法師依壁而坐,板壁及座椅全毀,師自椅上跌下,竟未受傷。現任獅子吼主編法振法師,當時亦避難該寺,歎為奇蹟。



按塔上無人,日寇所見者,必為菩薩示現,引敵集中砲擊,使鬧區落彈甚少,減少軍民死傷。尤以彈穿大殿爆炸,竟未傷人,皆蒙護祐也。



六、墮江獲救 崔慧朗居士,生長上海,畢業教會學校,得咯血症。迨嫁江蘇澄東縣周莊鄉龔大千為妻,翁龔宗元,皈依印光大師,持戒念佛,創辦皈光蓮社,宏揚佛法,獲常追隨。夫宦首都,隨居數載,民國廿五年冬咯血復發,求觀音菩薩垂祐,夢見衣冠整潔之青年,授飲清水一杯而即癒。廿六年抗戰軍興,南京撤退,其夫倉卒登輪,擬赴漢口,駛至九江下游,忽遭敵機轟炸,墮入江心,昏迷中急念觀音聖號,隨手獲一箱板,得未沉沒。時正黃昏細雨,忽遇英輪經過,得慶更生。崔在家每日加誦普門品,為夫回向,數月後得信平安,在贛工作。當澄東淪陷時,舉鄉遠避,砲火連天,崔獨在家,安產一子。各鄉慘遭敵劫,周莊鄉竟安靜如恒,毫無損失。子女五人,偶有疾病,求服大悲水,即奏奇效。遂皈依印光大師,持十齋,誓生極樂。



七、母女均安 李書德居士,法名慧渡,河北石家庄人。大陸陷匪後,率次女溫漢慶,隨夫溫黻延來臺,現寓臺中市二分埔慈善寺養老院,女任清水鎮國校教員。民國廿六年日寇侵華,從南京逃到安徽徽州,遇敵機轟炸,適在曠野荒地,草木皆無,只好臥伏地上,將七歲次女藏在懷內,以身庇護,一心默念觀音聖號,祈保平安。敵機以機槍胡亂掃射,只見人如山倒,死傷遍地,待敵機去後,方從死屍內爬出,所著棉褲,彈穿七洞,母女二人,毫無微傷。



八、機毀敵亡 虛雲老和尚,於福建鼓山出家受戒後,即隱山後巖洞,禮萬佛懺三年,常處深山大澤中,一心觀照念佛及觀音又三年,虎狼不侵,蛇蟲不損。後雖參禪大悟,仍一串佛珠不離手,一聲佛號及觀音不離口,常教人念佛及觀音,靈感甚多。民國廿七年夏至廣州,陳培根居士有新宅一幢,家住香港,宅中僅留司閽一人,請暫住其樓上佛堂。敵機數十突來轟炸,左右樓房數十幢,頓成墟燼,死人無數,老和尚住處門窗悉震碎,全宅幸無恙,與閽者亦均安然無事。自廣州陷敵,廣東省政府遷曲江,軍政人員時來南華寺,敵寇偵知,以為假寺會議也。卅一年七月某日有顯要多人來寺,敵機八架突繞寺不去,老和尚令各僧歸寮,客入祖殿,獨上大殿拈香趺坐,忽一敵機俯衝而下,投一巨彈,竟落寺外河邊樹林中,無傷也。機群又復旋繞,忽於寺西十里之馬壩,兩機相撞,機毀人亡。從此敵機不敢來寺,即南北飛亦繞道而行也。



九、三救大劫 適西居士,湖南常德人,業中醫。世代供奉觀音菩薩,皈依三寶,持戒念佛,凡遇危險,皆蒙救護。民國廿八年己卯四月廿六日午後五時,敵機轟炸常德縣城,遍投燃燒彈,城內外焚燬過半。時在是緣國醫館,急奔歸,沿途火勢猛烈,速念觀音聖號,求解厄難。黃昏抵寓,妻已鎖門,攜幼逃走,不知去向。避難者途為之塞,愴惶失措,若有使其西行者,忽在昏暗人叢中聞妻大呼,忙取鑰返寓,收拾藏書,與火場僅隔池水,飛熛寓壁,燄已尺餘,幸趕至取水澆滅,得免火劫,稍遲一步,則成灰燼矣。



五月初七日晨在醫館早餐,突來敵機三十餘,環繞轟炸,逃避不及,伏地持大悲咒,聞坍牆倒屋聲,心慌意亂,訥口不知所云,改念大士聖號,歷二小時,敵機始去,幸免於難。急返寓,左右房屋皆毀為瓦礫,寓獨無恙。物皆震倒,惟大士像安坐如故。死傷遍地,惟妻等走避不及,虔念大士聖號,被鄰屋壓倒,幸有木撐住,大小三口,恰在屋架空處,傷痕均無,賴人救出。



三十二年癸未十月下旬,日寇進攻湘西,大劫當前,紛紛逃避。廿六日由縣城奔回,家人正惶恐無措,即率全家十餘人,攜觀音經咒,伏林莽中,同念聖號五晝夜未息。三十日回視住宅,遇四敵兵,僅將皮包取去,並未殺害。敵隨入山,距家人伏處僅三丈餘而未見。十一月一日敵騎百餘沿門經過,人宅均安。而上下左右鄰舍,及遠近路途山中,被劫遭難者幾無倖免,同此時地,惟居士家十餘人獨免災劫,均獲安全,皆蒙菩薩靈感加被之所賜也。



按急難時心慌意亂,念經咒均不適宜,惟念觀音聖號,字少易念,較易得力而速邀靈感。



十、狂炸幸免 沈琢之,江蘇鹽城縣人。母信佛,尤崇敬觀音菩薩,每日焚香禮拜,虔念大士神咒不輟。日寇內侵,鹽城失陷,奉母避居西鄉盧家莊,某日友約外出,該莊突遭匪劫,無一倖免。母耳失聰,只顧念佛,未受虛驚,匪亦過門未入。旋遷岡門鎮戚家,民國三十年正月廿五日敵機狂炸該鎮,戚家三面火起,一部中彈,沈妾甫扶母衝出,火即圍堵。沈適因事赴北鄉,聞訊趕回,母幸無恙。是年母以壽終,送柩北城,啟父塋合葬,距敵甚近,屢察以望遠鏡,卒未開槍射擊。因母虔敬觀音,故有如是之感應呵護也。



十一、遇敵獲救 沈載傳居士,沈琢之之兄也,中年信佛,尤敬信觀音菩薩。抗戰時任某師參謀長,一日,穿便衣,乘自行車,赴泰興古溪查訪,途遇兩日兵,指為國特,欲殺之,而言語不通,無從申辯,惟默念大悲咒,求菩薩救護。正當兩兵舉槍相向時,忽一敵軍官至,互語片刻,向沈注視後,揮手令去。當此千鈞一髮時,一念聖號,有感即應,俾死裏逢生也。



十二、船穿人安 鍾張冰如居士,江西萍鄉人,現住臺灣南投中興新村鍾煥臻居士之妻也,常念白衣咒及觀音聖號,抗戰時隨夫輾轉各戰區,不忘念佛,故獲履險如夷,信佛益誠。三十二年秋乘船經鄂西三斗坪,遭敵機轟炸,彈落船之前後,波濤翻騰,默計必死,急朗念南無觀世音菩薩,船忽被激靠岸,發現船身洞穿,彈焰未熄,幸免於難。



十三、屢蒙救護 余家祖傳三教並信,因自幼蒙觀音菩薩護祐,故敬信尤篤,家堂旅次,均供奉阿彌陀佛、觀音菩薩、關聖帝君、及天地國親師位,早晚上香禮拜,以報四恩,祈保平安。民國廿六年七七事變後,奉調駐黃石港工作,令兼大冶縣第二區區長,日夜紛忙,積勞成疾,仍乘轎公出,忽遇士紳田維中,精中醫,一藥而癒。適敵陸海空軍聯合猛攻,指揮民眾自衛隊,協助國軍堅守黃石旬餘,死傷如積;常出入槍林彈雨之前線,搜集情報,巡視循環狂炸之市區,維持治安,皆履險如夷。廿七年十月廿三夜我軍撤離,大冶縣政府亦撤往鄂城梁子湖,因兼公職,不能潛伏,曾奉准交卸公職後赴漢口或宜昌報到。次晨始率區署員兵後撤,遭敵前哨追擊,且戰且退,尚存隨身數人。將攜出武器等趕交縣長向鐵,請准離職,適我軍撤離武漢,被迫隨軍沿粵漢路轉進,又遭敵機沿路狂炸,前後左右,血肉橫飛,斷肢殘臂,怵目驚心,竟毫髮無傷。改行湘鄂公路,至通城縣,舊病復發,得返家調養而即癒。因我軍撤守九嶺,家在敵前,急率全家避難相師山,協助李國器表叔組訓岳通臨邊區游擊總隊,保衛桑梓,拒敵侵擾,每臨危轉安。因宜昌路阻失聯,被誤報臨危潛逃,法應處死,廿八年秋經敵前線,赴宜轉渝,一路平安,待罪中樞,終獲昭雪。調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工作,頻遭敵機狂炸,屋毀人安。三十年疏散童家橋,一日空襲,正趕辦要公,甫辦畢出門,機已臨頭,距防空洞尚遠,急臥橋旁溝中,彈從空降,正當臥處,突呼觀音求救,聲甫出口,彈隨風飄,斜落對岸,竟又倖免。此後頻逢艱險,皆遇難成祥。當時尚不知念佛及念觀音聖號,猶冥感顯應,屢蒙救護,無往而不蒙其覆禱也。
回頂端 向下
 
觀音菩薩救外患劫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台灣原始佛教回歸大乘佛教網路論壇(mahanama) :: 公共園地 :: OBA群組公共分享區-
前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