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原始佛教回歸大乘佛教
 
首頁首頁  歡迎頁歡迎頁  日曆日曆  相冊相冊  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 搜尋搜尋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 登入  
本站遷單「台灣原始佛教將被大乘佛教全面接管之網路論壇」 http://obatw.userboard.org/
登入
會員名稱:
登入密碼:
自動登入: 
:: 忘記密碼
最新主題
» 籌組協會草案
由 peacecila 2016-11-01, 8:42 pm

» 著作權(四)網路篇
由 mahanama 2016-03-24, 12:05 pm

» 在臉書參加3個社團?
由 mahanama 2014-09-12, 1:25 pm

» 摩訶男也在臉書活動?
由 mahanama 2014-09-12, 1:13 pm

» 台灣摩訶男竟在優兔逼
由 mahanama 2014-09-12, 1:08 pm
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導航
 歡迎頁
 首頁
 會員列表
 個人資料
 常見問題
 搜尋
統計
目前總共有 14 位註冊會員
最新註冊的會員: 他曾說TMD

目前總共發表了 187 篇文章 在140個主題中
本站模組
首頁
FAQ 常見問題
文章主題
本站排行榜
私人訊息
我的帳戶
個人日記本
站內搜尋
討論區
問卷調查
聊天室

分享 | 
 

 觀音菩薩救刀兵劫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Dogbert



文章數 : 20
注冊日期 : 2011-11-15

發表主題: 觀音菩薩救刀兵劫   2011-11-15, 2:11 pm

救刀兵劫

現值世界大亂,內憂外患,戰禍頻仍,槍砲之進攻,死傷如積,飛機之空襲,慘酷尤深,炸彈爆發,血肉橫飛,縱幸不死,而斷肢灼膚,亦成殘廢;或房屋燒燬,財物蕩然,或少壯逃避,骨肉分離。尤以原子彈之爆炸,百數十里內,人畜房物,共化灰塵。二次大戰之餘燼,猶未熄滅,三次大戰之危機,又一觸即發。核子競賽,殺劫尤大,形同毀滅,慘不忍言!雖關國家大數,莫非自業所招。慈受禪師偈云:「世人多殺生,遂有刀兵劫,負命殺汝身,久財焚汝宅,離散汝妻子,曾破他巢穴,報應各相當,洗耳聽佛說。」由是觀之,無論殺身亡家,皆屬前定,即一指之傷,一針之失,乃至剎那恐怖,決非無因。古德云:「世上欲無刀兵劫,須自眾生不食肉。」婆沙論曰:「若一日一夜持不殺戒,當於來世中決不遇刀兵災。」普勸中外同胞,速發大願,戒殺放生,持齋念佛,兼念觀音,定蒙護祐,不待來世,即免刀兵等一切劫難也。而平時尤宜多念,至念極情亡,則凡一切煩惱惡業,當體皆空,回視一切劫難境緣,皆不可得。於此不可得中,仍不妨興慈運悲,隨機接引,同以觀音救苦救難之心為心,同以觀音利人利物之事為事,則人我念空,鬥爭事息,化干戈為玉帛,拯同胞於水火,同享和平,共增福壽,豈不快哉!
回頂端 向下
Dogbert



文章數 : 20
注冊日期 : 2011-11-15

發表主題: 回復: 觀音菩薩救刀兵劫   2011-11-15, 2:11 pm

第一節 救判亂劫



一、籤勸復職 求籤固非佛制,亦今人所視為迷信者也,但自唐宋以來,各寺廟多設籤筒,以決吉凶,而資趨避,求者甚眾,莫靈於觀音與關帝,相傳各籤為其化身所撰。民國三十八年一月廿一日 總統蔣公為求和平,宣告暫行引退。秋後小住普陀山天福庵,偕其長公子經國先生同往紫竹林,參拜觀音菩薩,上香行禮後,由經國先生虔誠默禱,抽得觀音大士靈籤第八十籤云:



直上高山去學仙 豈知一旦帝王宣 青天白日常明照 忠正聲名四海傳



總統一看,大為高興!蓋籤意明示:君既引退,欲「直上高山去學仙,豈知一旦」尊如「帝王」之總統,為救國救民而「宣」告復職,即可復興中華民國,維護世界和平,使「青天白日」滿地紅之國旗「常明照」於天下,「中正」先生之「聲名四海傳」聞也,旋即應驗不爽。



二、示往臺灣 軍人何煥文,江蘇武進人。民國卅八年冬隨軍至南海普陀山,為觀音菩薩應化道場,誓在山一日,吃素一日,一日不下山,一日不開葷,任同事勸阻破壞,堅持到底。一日隨眾朝梵音洞,因聞虔誠懇禱,洞中能見聖異境界,眾以好奇心往,皆一無所見。何煥文以大陸淪陷,政府遷臺,何處安全,虔問去就?正默禱時,洞中忽現臺灣二字,很大很明,旋又現一無量壽佛,約三分鐘後,方隱隱幻滅,心甚愉快!數日後果到臺灣,誠有感則通。



按阿彌陀佛,譯為無量壽佛及無量光佛,問去就而現臺灣及無量壽佛,明示臺灣前途無量光明,囑速往勿疑也。



三、禱即勝利 貴州省匪患蔓延,民國二十三年王主席特齋戒禁屠,提倡全省各縣作祈禱法會,省城請各寺僧眾虔修佛事,率領民眾持念觀音聖號,即蒙佛光加被,西南兩路黔軍及湘桂軍剿匪,竟勢如破竹,地方幸免糜爛,感應神速。因而印送金剛經、普門品等各千部,佛像、觀音像兩萬幀,以弘佛化。



按匪亂方殷,國土待復,亟應效法王主席,啟建護國息災大悲法會,發動全國佛教徒及民眾,戒殺吃素,持念觀音聖號,祈禱救苦救難。並提倡禁屠放生,更感應神速也。



四、一再脫險 黃孟林居士,湖南平江縣人,現住臺北市吳興街松山寺。幼時母常教念觀音菩薩,並囑「如遇疾病危險,要記得念,定獲平安。」民國十六年十五歲,正國共分裂,共匪盤據鄉村山林,常出搶劫,殺人放火,民不聊生,稍有錢財地位之人,均避居縣城附近。黃家在城外楓樹大屋,住難民數百人,忽傳匪來攻城,紛向城內逃避,相隔一河,駐軍忽拆除浮橋,調走渡船,而共匪已驅使農民組織之赤衛隊萬餘人,持梭鏢鳥槍大刀等進攻縣城。黃與二兄匆匿客廳樓上,忽聞匪至樓下,即將上樓,均驚惶無計,偶一抬頭,見壁貼觀音聖像,急默念觀音聖號,突聞有匪來喚正要上樓之匪云:「白軍援兵已渡河,趕快逃走。」稍遲片刻,兄弟三人已被匪殘殺矣。廿一年軍校畢業,任十八軍五二師三○七團黨部幹事,駐江西吉水,奉命參加第四次會剿,宿營荊都鎮,忽聞四山槍聲由疏而密,即隨團部上山佈防。突大霧細雨,近不見人,致失連絡,師部被匪攻破,師長李明殉職。混戰一日一夜,全團被俘,將黃獨押一室,被搜出宣傳品,自忖必死,惟一心專念觀音聖號。旋禁另室,內有同軍長官十人,團幹事三人,據云:「早棄證件,以書記或司書名義,騙過匪軍。」因感獨危,決計潛逃,但有四匪持槍監視,只有閉目虔念聖號,至深夜二時許,似有人在耳邊云:「汝速去」,如夢驚醒,向門外察看,僅二匪抱槍而臥,即乘機溜出,向深山亂跑,經兩日兩晚,安抵樂安我軍防地。
回頂端 向下
Dogbert



文章數 : 20
注冊日期 : 2011-11-15

發表主題: 回復: 觀音菩薩救刀兵劫   2011-11-15, 2:12 pm

五、從匪得返 傅日新,住清江羅坊,四子乳名四姑,方成童,因與鄰童鬥,受母督責,憤入匪區,遇赤匪,且入隊,家人憂甚!承友張霞青居士告曰:「我有佛塔圖,計五千零四十八圈,念佛千聲為一圈,汝可於觀音菩薩座前,叩許持齋念大悲聖號一願。普門品云:『若有急難者,稱名即解脫』。」傅欣然依法持誦,越三日,夜夢一人曰:「汝子回矣。」視之果然,身穿短罩褂,腰繫印花巾,因喜而醒。翌晨,身心暢然,時時懸望,下午六時子果回,衣與夢見者無異。據云:「今日奉命買米,竟日奔走,似甚昏迷,問其地,知家在邇而返。」



六、匪過獨安 湖南黔陽陳悟數居士,民國二十四年館於黔陽原神鎮張少棠家,每日教書之暇,即誠誦大悲、白衣、準提三咒,及觀音聖號。臘月初二日忽聞共匪賀龍、蕭克,率匪五六萬,竄至距鎮二十里之江西街,全鎮老幼,爭先逃避。次晨張亦率眷他避,惟陳與七歲小兒居館,屋係新構,尤甚堂皇,距張宅僅十餘步。張妻黃氏,下午回家取物,突來匪十餘人,將黃擄去。是晚復來匪百餘人,搶劫財物,陳思生死有數,決定不走,惟虔誦大悲咒,至雞鳴二次方休。俄而天曉,聞人馬聲鼎沸而出窺,見匪軍如潮湧至,賀匪軍部即駐隔壁張家,前後左右鄰屋皆滿,獨未至陳館中,亦無一匪來窺,得安然無恙。初五日匪竄芷江,全鎮居戶,無一倖免,惟館中未損一草。咸詢以何術得免?陳云:「虔誦大悲咒,蒙菩薩以不可思議之神力加被耳。」



七、竹斷驚釋 浦文同居士,上海人,深信佛法。民國廿七年夏往崑山探親,在常熟逆旅中遇老友龔佛龍,望其氣色晦暗,勸阻勿行。慨然曰:「前世若殺人者,今世償命,欠債者還錢。」去志堅決,翌晨就道,忽途遇共匪,為勒索錢財,誣為漢奸,橫加笞擊。初則脫其上衣,縛其右足及兩姆指,倒懸空中,左足垂以大石;繼用火燒兩臂,皮肉盡脫。自念夙世怨業,果來索償,故心殊坦然,惟一心默念觀音聖號,懇求加被,居然不覺其苦。種種逼迫,終無一言,致匪惱羞成怒,持青竹竿猛擊其背,詎甫擊下,竿即斷壞,連易數竿,亦皆如是,令匪驚疑而釋之。步行回滬,以兩臂潰傷甚厲,即投寶隆醫院求治,當為割除腐肉,復割腿上好肉補之,不到一月,即傷愈出院。迨襲返備述前事,相與咋舌讚歎不已。



八、變僅虛驚 衡鈺居士,湖南長沙人,現住臺北市松山寺後山淨蓮別墅。三十六年「二二八事變」之日,由臺中乘對號快車,手帶鑽戒,提番布包內裝臺幣十二萬元,及新皮包內裝手飾等件。身孕六月,大腹便便,攜一六歲幼子,於上午十時抵臺北車站。乘黃包車,令勤務兵叫一板車,載行李隨後,甫出站前,人潮擁擠而來,一兇漢令下車,即攜子步行,惟一心念南無觀世音菩薩,忽遇同情者,令即回去,據告:「臺北在打外省人。」因不懂臺語,不明何事,正走投無路,忽又來群眾,齊聲驅走。有一黃包車伕追隨,低聲云:「太太!我送你去。」怕是壞人,不敢回顧。至氣象所前,不能通行,勤務兵隨後趕至,謂已挨打,行李被推下,幸遇好人,幫其拿來。同至小巷內福建人家中坐下,車伕旋來告:「可以走矣,中央軍來,暴動已停矣,」請其送信請同鄉派人來接,均不敢來。時已傍晚,主人要關門,乃託其再僱二車載行李等,送至目的地,損失毫無,嫂大驚奇!後聞暴動亂民在各處滋事,使用鐵鎚、鋼刀、石頭等武器,在火車站受辱與慘死之婦女甚多。在臺中之外省人,不論男女老幼,均在集中營,苦不堪言。衡來臺北,僅稍受虛驚,安居如常,此即普門品云:「念彼觀音力,不能損一毛」之證明也。



按衡居士適值事變,走投無路時,甫念觀音聖號,忽一黃包車伕追隨守候至中央軍來,暴動已停,仍為送信僱車,安送目的地始去,顯係觀音菩薩化身保護,故獲毫無損傷。否則,當其不敢回顧時,必即他去,何致追隨守候終日耶?若當時敢乘其車,早已安全到達矣。



九、示方出險 崔振維老居士,七十四歲,住臺灣省基隆市孝三路福明巷一號,開設當舖。原籍吉林省榆樹縣城,曾任團旅長等職,家富產豐。抗戰勝利後,雖東北光復,而長春以北,仍被俄軍與共匪佔據,恐遭鬧爭清算,民國三十五年率妻及幼子中藩逃避長春。三十七年夏東北告急,長春被圍,國軍糧盡援絕,平民斷炊病癘,情勢危殆。七月初三日仍攜妻兒隨逃亡群向南郊逃生,甫出國軍防線,到洪熙街,前即匪軍重圍據點,不准通過。欲回市區,恐匪混入,亦不准通行。聚困數萬人,地小糧絕,進退維谷,坐以待斃,餓死病死,橫屍遍地。崔家三人,子餓失明,十三夜偎臥路旁簷下,恐難逃出大難,不覺心酸坐起,虔捧從家背出觀音銅像,含淚哀求云:「老佛爺!我逃出時,萬貫家財,未帶一草一木,惟將尊像背出。弟子信佛一生,誦經半世,非不誠懇,今與眷屬同遭劫難,餓已數日,死將臨頭,請老佛爺俯賜垂救!」言訖拭淚,似睡未睡,忽見一老僧囑云:「浩劫當前,眾生可憫!老居士奉佛虔誠,當得救脫,明午汝向西北方行,自可出險。」說畢,合掌誦大悲咒,隨念而醒。忽覺身邊發熱,乃大餅一包,恐他人放置,不敢即食,久候不見來取,且此地並無賣餅之人,定蒙菩薩救饑救難,便同飽餐,精神恢復,子眼復明。惟疑須向安全之南方逃走,何指向北背道而行耶?矇矓之間,又見老僧云:「居士莫疑,明日北行,自有吉兆,切記切記!」翌日起身,直沿石虎溝村西向北逃竄,忽遇匪哨兵盤詰,正問答問,匪軍張連長來,一見,便命哨兵云:「我看老先生面帶善容,沒有問題,讓他們先進崗樓休息,對別人就說是我父母,等夜深再送他們出去。並囑老先生切須留心,如有人問,須對答圓滿。」崔聞相救,喜甚謝甚!轉念夜夢,深感菩薩慈悲救護。當夜張贈乾糧黃豆,令皆飽食。十時左右,派兵送出重圍,直到長春南方大屯,天已微明,喊農會開門,為辦通行證,交收始別。經藩陽錦州,安抵北平,得見長子,任駐平國軍第十三軍石覺部團長,旋隨軍撤至江南。三十八年三月長子參與京滬保衛戰,仍率妻及幼子隨大批官兵眷屬,乘撤退軍車,由浙赴閩,途遇車禍,毫未受傷。五月安抵基隆,已無分文,賴友資助,勉度艱苦。又蒙菩薩示夢,先作香煙攤販,後轉營商,漸獲大利,又成富翁。身體健康,幼子畢業臺灣大學,服務社會,生子女各一,皆蒙觀音菩薩之所護祐也。



十、會戰得免 胡佛將軍,承慧明法師傳授準提咒,持誦多年,每遇急難,皆可幸免。民國三十七年冬浦蚌會戰時,杜聿明任總指揮,胡任副指揮,勢至危急,常念咒不斷,不知者以其有神經病,而仍念咒不顧也。正被匪重重圍困時,上峰急電派小型飛機召杜回京,面授機宜,詎杜忽病,派胡回京受命後,隨即返防,而形勢險惡,機已不能降落矣。仍安回京,得免殉難,來臺任職,皆仗持咒之神力也。



十一、父子均安 王秀崖,世居皖北,現住臺北市和平東路二段一三四之三六號。民國卅七年共匪禍國,我軍在徐蚌會戰失利後,舉家逃至江南崑山司徒街,次年春長子蘭輝赴南京求援之次晨,即聞江陰要塞司令被匪利誘,砲擊友軍,助匪渡江,進踞無錫,京滬路中斷,消息全無,焦急萬分!忽案頭有心經及白衣咒,急虔誠禱告:「乞祐蘭輝安歸,願終身奉誦心經及白衣咒,每日五遍,永不間斷。」即起實行,至陰曆四月廿八日上海失守,各路已通,果平安回崑。據云:「車甫抵京,見時局緊張,隨登車急返,因路斷折回,而親友均已搬走,聞吾縣縣長所率武裝,已受編集中蕪湖,前往相依。忽傳匪由荻港過江,隨軍向杭州撤退,遇匪砲轟,左右前後,血肉橫飛,獨無恙而被俘。幸穿西服,持有照相業之身份證,偽稱偕友往西湖照相而獲釋。途多匪軍,時有我機臨空轟炸,死傷枕藉,乃徒步繞道湖州,方得安歸。」益信為觀音靈感所賜。後遷上海,四十年隻身逃入香港調景嶺難民營,次年奉准入臺就業,歷經流離失所,饑寒交迫諸苦,每晨必誦經咒各五遍,從未間斷。六十二年退休後,每日增誦金剛經一遍,以報佛恩!
回頂端 向下
Dogbert



文章數 : 20
注冊日期 : 2011-11-15

發表主題: 回復: 觀音菩薩救刀兵劫   2011-11-15, 2:12 pm

十二、公審獲釋 釋瑞智法師,字含真,湖南寧鄉人。曾任長沙佛教支會理事長,寶寧寺方丈,太益寺住持,寶寧義校校長。民國三十八年春被共匪指為大地主,捕押杲山寺月餘,提出公審鬥爭清算,苦刑拷打,至九死一生時,惟默念觀音菩薩。夜夢菩薩云:「你要得救矣。」三日後,果有本保貧民千餘人聯名保釋。但因另案被控地主,久未歸案而被通緝,各縣市鄉鎮匪警,攜其早年照片到處逮捕,而續逃亡。躲在湘鄉檀木橋小廟樓上,誠念觀音聖號達三月之久,長滿鬍鬚,與相片判若兩人,不易辨認,數次被捕獲釋,輾轉來臺而倖免。



十三、屢救重圓 鍾石磐居士,江西人,現住臺灣省臺南縣新營鎮中興路四八號。民國卅八年八月任國軍某部軍官,在贛南安遠山中行軍,與匪遭遇激戰被圍,至彈盡援絕時,決分路突圍而走最後,追匪已至,急跳山溝,匿水草中,同伴數人亦隨跳下,急喊:「大家不要動,一齊念觀音菩薩。」而槍砲及殺喊聲震撼山谷,匪沿山溝搜索,對柴草深處,一陣掃射及手榴彈,草木皆焦。正危急中,忽降大雨,天色漸暗,得趁機爬過兩山,脫離戰場。但各要道均有匪把守,土民亦趁機攔劫,行動困難,晝伏夜行,而苦路徑不熟。鍾再提議念觀音聖號,求指引出路,果來一樵夫,示願帶路,見眾已餓三日,都走不動,即領往其戚家吃飯後,引抄小路前進,輾轉介其親友帶路供飯,得追上最後一群戰友,均被攔劫,僅以身免,或因抵抗受傷,悽慘萬分!入廣東境,惟土共沿途襲擊,因趕路先行,仍常念聖號,忽遇一鄉人指左一小路云:「東山有土共,可由此繞過去。」果平安無事。惟荒野無人,雨大天暗,無處容身,忽一廟宇,老和尚開門讓入,殿上正是日夜禱念之大悲觀世音菩薩,便同跪拜叩謝!次日到梅縣城內,已成真空,從各店門所留粉筆隊標,知各部隊均已通過,有水旱二路可以前進。雖水路多險,因腳已腫爛,決定乘船。但船均被拉走,僅一帆船,亦被傷兵僱妥,每人船費三銀元,尚可擠上。當共將錢掏出不到五元,忽見徐君來云:「到此數日,因全家十餘人,無法再走,祇好暫住。願將賣衣物所得,分予接濟。」即回取錢,將船費解決,迅告客滿。行不多時,突聞槍聲,一人中彈倒鍾腿上,急朗念觀音聖號,便船停槍息,死二傷九,而鍾之同伴均安無恙。土共命均空手上岸,上船檢查,搜去手槍一支,方准開船。晚抵松口,匪來監視,候次日命齊上岸排隊,先搜光身藏金戒銀元等,再搜船上,方准放行。迄至匪軍前線,擋住去路,均押上岸訊問,鍾恐問出真情被扣,愈默念聖號,忽聞匪幹吹哨集合,命眾上船,順流而下,迅入國軍防線,安抵潮汕,與部隊集合。幸遇失散之妻,據告沿途亦遇車翻船破匪劫等危險,因虔念聖號,得保平安。惟候鍾十餘日,幾全絕望,竟獲破鏡重圓,皆至誠所感也。



按匪搜時之大雨,帶路之樵夫,指路之鄉人,容身之廟宇,開門之老僧,接濟之徐君等,皆觀音之所化現,否則何相遇如是之巧耶?



十四、獲匿安離 丁敏之居士,浙江紹興人,現住臺北市北投公館路一四七號。早年肄業杭州浙江法政專校時,即皈依太虛大師,精研佛學,曾著金剛經及心經集註,廣印普施。歷任行政軍法等工作垂五十年,因誠念觀音聖號,參與剿匪抗戰,皆履險如夷。勝利後任國防軍法局副主任,局長徐鎮公,名業道,湖南湘潭人。三十八年隨政府遷移,由南京、廣州、重慶至成都,十二月十一日隨徐夫婦及女飛昆明,適雲南省主席盧漢叛變,人機均被扣,情況危急,勸徐夫婦及女同念觀音聖號,獲同匿機場氣象臺,徐以所穿中將領章之黃呢軍服,換得該臺勤務兵之灰布軍服,偽裝病患,同住某私立醫院,猶疑信參半云:「我母信佛念佛,常念心經,如將心經內容使我了解,方能起信。」丁即費時兩晝夜著心經淺說,徐閱後始誠信默念,得率妻女與丁同乘運菸葉之貨車離昆,仍均默念聖號不停。經匪區黔桂道中,迭遭兩旁山上匪軍亂槍劫車,幸獲衝出。惟徐夫人疑不肯念,獨被槍傷,裹傷隨行,同由廣州香港,安抵臺灣,徐即退隱學佛,印送心經淺說,以報佛恩。丁任軍法局第一組少將組長,及國家安全局第三處副處長,恭書彌陀、法華、藥師、地藏、金剛等經,暨三時繫念佛事,影印行世,福慧雙修,故壽而康。



十五、不出樊籠 沈琢之居士,民國三十九年冬仍居上海南市。女婿已先來臺,雖由香港匯款接濟,終非長久之策。申請入臺,又恐攜眷增婿負擔,考慮至再,殊難自決,乃虔禱海潮路寺觀音大士,蒙示第十四籤云:



宛如仙鶴出樊龍 脫卻羈縻處處通 南北東西無障礙 任君直上九霄中



自思滬上戚友,思想難測,稍一不慎,禍即隨之,籤已明示,尚復何疑。迨行意既決,匪警突至,一再謂「汝居工人區內,有辱身份。」是匪對其經歷,早已瞭然,危機暗伏,如處樊龍,籤已示警!即毅然攜眷赴港,安抵臺灣,克享自由,無異身入九霄矣。



十六、安出重圍 余姓毛,名凌雲,號惕園,湖北通城縣人,現住臺北市吳興街二八四巷十七號之一淨蓮別墅,父握誠公,母郭太夫人,因連夭兩子一女,余又早產體弱,甫三朝,即寄名觀音菩薩座下,便蒙慈祐,關星順度,易養成人,頻逢內戰匪亂,皆逢凶化吉。民國二十一年起從事革命情報工作,常出入匪區,搜集匪情,均履險如夷。如行經大沙坪時,匪軍甫退,死傷遍地;匪攻崇陽縣城,適值公出,迄返崇匪軍已退,幸免驚險。抗戰勝利,奉派由重慶攜眷飛平,主持華北漢奸之偵訊檢舉及匪諜匪俘之偵捕審判感訓等工作。至三十七年平津危急,忽奉令兼北平警備總部稽查處長,勉維平市治安,以利堅守。次年一月廿三日華北剿匪總部傅總司令作義與匪簽訂局部和平條約,被匪指名索交,傅忽深夜電召,急誠懇觀音菩薩默祐,蒙示六十一籤云:



嘯聚山林兇惡儔 善良無事苦煎憂 主人大笑出門去 不用干戈盜賊休



內子鄭侶梅在傍笑曰:「君既大笑出門去,當可安全脫險。」即自求一籤,蒙示三十六籤云:



功名富貴自能為 偶著先鞭莫問伊 萬里鵬程君有分 吳山頂上好鑽龜



解曰:吳山係杭州山名。余亦笑曰:「飛機卿亦有分,當可同時脫險,共遊杭州也。」急駛中南海懷仁堂,警察局長楊清植等已先到,傅當延見云:「此次局部和平誠非得已,諸君安全,自應負責保護,但情況變更,特派機飛送離平,免遭屈辱。」次晨內子隨車相送,獲同飛出重圍,安降青島,免遭慘殺。飛滬轉杭候車,同遊西湖天竺,二籤皆驗,從此更深信不疑也。



十七、頻蒙救護 三十八年六月任國防部軍法局秘書,偕內子隨政府由廣州遷重慶,獲同皈依能海法師,早晚念佛及觀音聖號,求生淨土。十一月底轉成都,奉命撤退,人多機少,先飛昆明,再轉臺灣。軍法局僅領到機票四張,徐局長自留一張,竟以三張分交余及丁副主任敏之、孫處長拔吾。余以不能攜眷同行,應否隨同飛昆,誠求觀音菩薩決定,蒙示四十籤云:



新來換得好模規 何用隨他步與趨 祇聽耳邊消息到 崎嶇歷盡見亨衢



自問不隨他飛昆,往何處耶?忽遇黃處長逸公,奉命率夷區土司立法委員嶺光電、國大代表楊砥中等赴西康發動夷民游擊,邀往參加。即邀孫辭職,攜眷乘軍車同往,以機票併讓徐眷。十二月十日渡新津,次日赴雅安,車經邛崍,橋突燬,始悉西康省主席劉文輝叛變,擬改道樂西公路,逕赴西昌,未知安否?蒙示四十二籤云:



我曾許汝事和諧 誰料修為果自乖 但改新圖莫依舊 營謀應得稱心懷



十二日回新津,聞雲南省主席盧漢亦已叛變,飛昆人機均被扣,竟獲倖免。十四日駛樂山,果距匪尚遠,次日邀孫等渡江,赴凌雲寺禮佛,歸舟甫下,突聞匪警,急駛蘇溪,渡沈,捨車步行。甫宿蘇溪鎮,忽一士兵深夜奔告:「樂山棄守,匪軍追來,應速行。」即遍邀黃等速起夜奔。



十六日抵峨眉縣城,見峨眉山為普賢菩薩道場,邀孫等趕宿山下青龍場,擬登山朝拜。次晨派人返城聯絡,始悉黃等即乘軍車起行,囑在路旁候車。午餐後登途,因距公路里許,不知黃已隨軍前進,且行且候。忽一時裝少女疾行趨前,顧謂「汝等逃難者耶?吾亦逃難者也。上午十時在峨眉城內忽聞槍聲,疾出西關,匪已大軍進城,現正追來,應速行。」前行數十步,復候謂「汝等今晚趕宿龍池耶?吾亦趕赴龍池,但龍池決不可住,匪今晚必到,宜再前進,以免追及。」余當唯唯謝謝!孫友郭冷厂疑為匪諜,密議至龍池拘訊。余以匪諜必為匪宣傳,豈反勸速行耶?促先女疾行,旋忽不見,始悟為大士現身垂救,以余夫婦念念不忘,故獲隨感隨應,但以惑業障覆,無由得見本相,惟觀其為士兵及女身等劣相耳,由此持念聖號益虔。晚抵龍池,黃等又已前進,飯後眾倦欲眠,力勸宵行,並遍邀已睡者均起同行。十八日晨抵新場,黃等及守樂山之劉慕廉軍長、川湘鄂邊區綏靖主任宋希濂等先已不期而會,商同入康游擊,劉允而宋否。匪忽追至,劉派精銳一營登山拒敵,被當地民團叛變夾攻,全營覆沒。余等雖已搭乘軍車,甫登前山,路毀車停,紛拋車物逃竄。余夫婦僅存隨身攜帶之阿彌陀佛及觀音關帝聖像、暨靈籤淨土文等一小袋,行倦落後,夜深人稀,忽聞泣呼觀音救苦者,詢知為張錫昌夫人,足小行遲,夫離子散,引其緩行,不顧匪追,晨抵金口河,尋交其夫及子。惟郭全家失散,以其疑而不信也。時黃等與劉軍餐畢待發,忍饑隨行。二十日宿壽屏山,宋部某副主任追至,獲悉宋部分由小路奔峨邊小沙坪,引匪集中追擊,全軍被俘,惟伊逃出。匪再窮追,相距已遠,若非分道,決難倖免也。



廿一日上蓑衣嶺,冰雪遍地,百餘里無人煙,因嶺楊與駐冷水坪夷兵隊長李敬揚係舊交,先往假道,率劉軍疾進。余等落後,甫入康境,又遭叛軍前哨堵擊,進退維谷,紛念阿彌陀佛及觀音聖號,忽聞檀香馥郁,精神一振,攻擊前進,勢如破竹,夜抵冷水坪,已無容身之地,忽於路旁得一小屋,促膝圍爐,坐以待旦。駐黃木廠叛軍一團,憑岩阿溝天險頑抗,劉又密調精銳一營,乘黑夜請夷民導佔敵後高山,黎明槍砲齊發,使敵膽寒,再由正面夾攻,激戰逾時,忽敵砲彈塞,不支潰退。當越岩阿溝,進駐黃木廠。廿三日佔馬烈鄉,廿五日克富林,獲與西昌通電話,欣悉前駐西昌之一三六師師長伍培英,與其岳父劉文輝同時叛變,經國防部保密局西康站長兼西昌警備司令部稽查處長談榮章,率所屬官兵,會同甫由成都飛海口轉飛西昌之西南軍政副長官胡宗南部國軍三連,奮勇擊潰,克復寧屬各縣,迎胡飛昌坐鎮。中央派警備司令賀國光兼西康省主席,歡迎速往。廿七日晚餐後,隨軍由小路步行,過大渡河,謠傳匪警,舟小水急,徹夜競渡,坐候沙灘,手足凍裂。廿九日宿海棠,甫入睡鄉,又傳匪警,劉軍急走,店主呼告,即邀黃等迅追莫及。次日至保安,卅一日抵越雋,途多夷人,詢知為熟苗,通漢語,故能相安。而生苗居深山,常出搶劫,或擄漢人為奴隸,同行難友多被擄搶,余等竟平安通過。三十九年元旦承越雋警備分區王副司令派夷兵護送過小祥嶺,二日宿鄧祥營,三日至瀘沽,始通公路。四日宿禮州,談處長聞余夫婦在後,派車遠迎,五日抵西昌,設所招待,並在家歡宴,勸以「夷民善變難馭,弟尚不能在此游擊,況兄人地生疏耶?已報奉毛局長電復,飭送兄飛瓊轉臺。惟每週僅換班軍機一架次,此次惟一空位,請尊夫人先行如何?」憶前「但改新圖」之籤示,決遵召赴臺,惟請同行。候至廿四日始克登機,安降海口,因無入臺證,經函請毛局長來電證明,至二月二日乘軍機轉飛臺灣,果「稱心懷」,而「崎嶇歷盡見亨衢」,其顯感顯應,皆如此其驗且著也。
回頂端 向下
Dogbert



文章數 : 20
注冊日期 : 2011-11-15

發表主題: 回復: 觀音菩薩救刀兵劫   2011-11-15, 2:15 pm

人若改信原黨,遇刀兵劫必因不知要求誰搭救而難逃一死,由於當生未修習完成原始佛法而未能解脫十結,導致繼續輪迴受報,天魔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,可見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心腹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走狗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鷹犬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爪牙!
回頂端 向下
peacecila

avatar

文章數 : 23
注冊日期 : 2011-03-12

發表主題: 回復: 觀音菩薩救刀兵劫   2011-11-15, 2:25 pm

Dogbert 寫到:
人若改信原黨,遇刀兵劫必因不知要求誰搭救而難逃一死,由於當生未修習完成原始佛法而未能解脫十結,導致繼續輪迴受報,天魔在一旁笑得合不攏嘴,可見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心腹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走狗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鷹犬!原黨是天魔豢養的爪牙!

對!就是! Mad
回頂端 向下
 
觀音菩薩救刀兵劫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台灣原始佛教回歸大乘佛教網路論壇(mahanama) :: 公共園地 :: OBA群組公共分享區-
前往: